於是當學生諮詢我對攻讀博士學位的意見時,我總持保留態度。

師資是大學的無形資產,故開始以績效考核教師的教學、研究表現,強化大學排名。

原是學術新血的他們,卻像韓片《屍速列車》裡的殭屍,前仆後繼,奮力躍起追趕已經疾駛的火車,卻無法抵擋學術產業的壓迫,消失在夕陽餘暉中。

否則年輕人不念博士,也只是生我的老爸喵星人 電影線上看/我的老爸喵星人 影評/我的老爸喵星人 線上涯規畫中剛剛好的選擇。

甚至要有心理準備,畢業後可能找不到教職。

甚而因為就業前景差,反讓學生有誘因延遲兩年畢業,亦造成博士班經營成本增加及人力資源閒置的問題。

若嚴峻的學術就業環境未神鬼駭客:史諾登/神鬼駭客:史諾登 電影/薩利機長預告片改善,博士生獎助反而給學生錯誤的訊息,以短期利益反換來長期時間投資的成本無法回收。

對我而言,這像是用感冒藥治癌症的政策。

(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)

在眾多的高教沉痾中,我最不忍的是流浪博士現象。

然而師資又是大學經營的成本,故在教育部凍漲學費上限及少子化雙重壓力下,學校不斷縮減教師員額,並央求現存教師超教鐘點或兼行政職,以降低財務負擔。

我輩其實是高教開放的既得利益者,當年畢業時有許多工作機會,也有大批優秀博士生可供差遣,是為學術勞力密集產業中不可或缺的部分。

教育部因此啟動獎助專案,提供博士生1個月4萬元,至多兩年的補助,藉以吸引學生就讀。

在這樣僧多粥少的情況下,剛出爐的博士不是鎮日惶惶,不知何時才能覓到專任教職,只得四處流浪於各校之間,靠巨量授課時數賺取生活費;幸運獲得專任教職的,卻又煩惱於不合專長、地點偏僻、過多行政消耗研究能量。

這是高教史上對年輕學者們最黑暗的時刻了,但在可預見的未來,也沒有改變的契機。

高教自20餘年前廣設大學以來,走向產業化道路,再加上少子化壓力,使得大學間彼此高度競爭。

這也是德國人文及社會科學博士就讀年限動輒10年以上的原因。神廚東京壯遊記 電影/已經很想妳/已經很想妳 電影

大學教授們為什麼那麼在乎有沒有人念博士班呢?實肇於我的型男老闆/怒 電影/怒 影評共犯結構。

教授有績效壓力,需要「新鮮的肝(腦)」協助研究和生產論文。

此時,大學教授們開始疾呼博士班等無人的情形,會造成數年後師資的供給失調。

但眼下畢業即失業的現實,年輕人自然不願意再成為底層學術勞工。

教授們唯有自宮一途,不再將博士生視為俗擱大碗的生產人力;亦即,博士訓練必須轉向,不以進入學術圈任教為目的,研究分析與管理領導能力的培養並重,才能彰顯博士學位於產業及社會發展的價值。

想當然耳,這幾年博士班的申請人數逐年降低,許多學校都是處於缺額的狀態。

我讓他們理解目前學術圈的殘酷生態,不能以進入學術圈工作為深造的前提,是要為興趣而念。

leila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